而我正坐在圖書館的電腦前,
反芻著一日下來本格派與社會派推理小說對我所造成的重疊感。

腦袋裡塞了一堆亂哄哄的資訊,但精神卻很亢奮。

雖說大考快到了還是認真的坐在書桌前,
努力將3w及化動消化下肚,啃食殆盡較好,
但自己心知肚明,沒有看完謎底,
我是無法捨棄掉小說,而去碰課本的。真是該打啊(笑)

老實說,我感到很不安,明知道是杞人憂天及庸人自擾。

在閱讀一連串的推理小說後。

如果說我因為著對人性的信任崩壞而感到痛苦,就太言過其實了點,
更正確的說法是,我被打擊到了。
被小說裡,那寫實的手法成功的描寫出社會應有,也可能存在的惡意打擊到了。

自己也許並不軟弱,也明瞭著世界上有著各種不同的人或不同的事。
可是一直下意識的閉著眼睛,走在康莊大道上,一帆風順,
從沒想過現實面跟去面對真實人生,去認真認知殺人是怎麼一回事,
生命的消逝是怎麼一回事,這一切令人悲傷的事。

不管是書籍、動畫、影片,
自己對故事及說故事者本身投入的感情似乎太多太濃太深刻,
也非常容易被牽著鼻子走。

輕易被感動,輕易覺得喜悅,
說實在的,這並沒有什麼不好。
但有時還是會覺得困擾,像是現在。

we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