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篇為J禁衍生,
  請不知道或不瞭解J禁為何的人,
  不要輕易進入。


相方


  即使有人關切地搖著頭對他說:


  「你這樣不正常啊!剛。」


  他也回不到過去了。他不知道那個人是怎麼想的。但至少堂本剛,回不到一開始沒有遇上堂
本光一之前,平靜的日子。


  約定好的兩人每星期往返於大阪跟東京,曾一起握緊著手,對著彼此笑
說將來一定要闖出一番事業。當年同樣的目標,同樣的衝勁,如此單純不過的事,在什麼時候,變了質的呢?


  剛有時會獨自靜靜地想著這個問題,但不論他如何思考,就是沒辦法理
出頭緒,一直,都走不出去。


  有時甚至為此,他會默默恨起光一來,淡淡的恨著,那個人的所有都有
如耀眼的光茫,一步一步,認真踏實,將所有交到他手上的一切不可能變成可能,那個人的一切,趨近完美。


  所以呢?怎麼辦,他只好當個不合作的相方了,當他的夥伴是優等生時
,自己只好任性下去,否則,他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有能力,吸引觀眾的目光,吸引眾人的注意,還有,吸引那個人的關注。


  但即使相方投來關切的詢問眼神,即使被社長叫去問話好多次,他還是
說不出口,說不出他的反常是因為什麼,想追逐真正的自己、真正的音樂是原因,不想再正視自己的不安,逃避,也是原因。



  多麼矛盾,剛無聲的笑了。


  看著遠處正在聽從攝影師指示,玩弄著手上照相機的相方,剛的笑容燦
爛,卻很淒涼。


  堂本光一,你一定不知道吧?


  即使全世界有成千上萬的人愛著你、呼喊著你的名字。你也一定不知道
吧?這裡有一個人,光是看著你的一舉一動就感到純然的歡喜,碰觸到與你相關的事物就有想哭的衝動,壓抑著自己,喜歡你卻又恨著你。


  你一定不知道吧?


  因為,我是完美的你的不良相方。是離你最近卻又最遠的人。

  唯一的相方。

we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